紫凝

依靠

第四章

回家的路上,赫克托心情很复杂,会不会像诺伊尔说的,他跑到自己的家里去了,他特别渴望, 一打开门,就可以看到约书亚,他有自己家的钥匙,因为害怕基米希来到科隆会没有地方去,他特意给了他一把钥匙,除了自己的父母,就只有他有自己家的钥匙。

但是,打开房门后,只有无尽的失望在等着他,屋子里是黑的,不像有人来过的样子。

这孩子,就会闹脾气。

“曼努,我是约纳斯。”他拨通了诺伊尔的电话。

“哦,你回去了么?我们也要回酒店了。”对面吵哄哄的,好像是托马斯,一直在大喊大叫,显然是喝醉了。

“嗯,约书亚,回去了么?”他希望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,那起码,他是安全的,现在,他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“没有啊?他没有去你家找你?”诺伊尔的声音也明显开始紧张起来。

“能不能麻烦你问问你们在酒店的队友,他是不是回酒店了?”赫克托想尽量压下这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好,我现在就问。”那边的诺伊尔,明显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太对劲。

接下来,就是漫长的等待,赫克托不想开灯,他现在不求基米希可以原谅自己,只求他可以平安。

这几年,国内的治安,确实不太好,因为有太多难民的涌入,只希望,自己是想多了,基米希并没有事儿。

这时候,赫克托的手机突然响了,在黑暗中,把他吓了一跳,看到屏幕上,并不是诺伊尔的来电,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他的心往下一沉,难道,基米希真的是出事儿了?

“喂,您好,请问是赫克托先生么?”电话那边很嘈杂,很混乱,吵的赫克托的心也很乱。

“我是,您是哪位?”赫克托尽量控制好自己的呼吸,他现在心跳的厉害。

“我是一个路人,现在在城西这边的酒吧里,这部手机的主人,正在和别人打架,打的挺凶的,好几个人都拉不开,刚才他的手机被甩到了这边,我就捡起来,一打开,就看到了您这个电话,现在警察已经来了,我觉得他会吃亏,就给您打个电话。”那人的声音很焦急,赫克托现在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,约书亚果然,去找地方发泄了,国家队球员打架斗殴,先不说受不受伤,但是在纪律严谨的国家队里,会不会影响他,马上就要踢世界杯了,在这个节骨眼上。

“好,我离得不远,马上就到。”赫克托知道那酒吧在哪儿,他现在只想快点到,快点控制住局面。

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赶过去的,警察还没到,但是却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在看热闹。

“你个臭瘪三,看你还敢不敢挑衅我们。”

几个人围在一起,他们用脚踹的人,赫克托不用想,也知道是基米希。

他不顾一切地冲上去,推开那些人,看到基米希,就躺在地下,满脸满身都是伤,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。

“你是谁?”为首的那个人,看到赫克托明显是认识基米希的人,一把将他推倒。

“他做错了什么?你们要这样对他?”赫克托觉得自己从小到大,都没有这么愤怒过,他都不敢去看基米希流着血的脸,就只是将小孩儿护在自己身下。

“我们就是看他不顺眼,怎么?你要替他挨打么?”说完,那人一脚踢向基米希的肚子,赫克托紧紧地护着他,用后背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。

“警察来了。”这时候,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,那群人惊慌失措地四散逃开。

“你不是都不肯跟我去拜仁么?为什么现在还要来管我。”基米希的嘴角都破了,说话的时候扯的疼,但是,他还是倔强地不去看他。

“能站起来么?我怎么可能不管你?我担心了你一个晚上。”赫克托心疼极了,小孩儿满脸都是血,他用手小心翼翼地替他擦脸上的血,但是基米希却扭头躲开。

“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这时候警察跑了进来。

“警察先生,我朋友伤的很重,可以先叫救护车么?”基米希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,赫克托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哪里骨折,也不敢动他,只是将他慢慢放平,让他躺在地上。

“救护车已经在外面了,先生有没有事儿?是否可以去一趟警局,我们需要你来做笔录。”警察要尽可能的把当事人都带回去。

“我能先去医院么?我朋友伤的很重。”他放心不下小孩儿,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问题。

“好,先生,你也有伤,一起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