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凝

依靠

第二章

“那你的意思是?不打算离开了么?我敢打包票,你的那些个队友们,肯定已经在想出路了,别看他们现在一个个悲痛欲绝的表情,转过头,就去找更好的地方了。”基米希突然提高了嗓门,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跳起来,冲着赫克托大喊大叫。

“我不能左右别人的想法,我能做的,就是管好我自己,球队现在正是最困难的时候,我作为队长,不能舍弃他们离开。我和你们不同,我并不是从俱乐部青训中培养出来的队员,能进国家队,都是因为科隆俱乐部这个平台,没有科隆,就没有今天的我,从感情上,我也不能了开。”

赫克托看着基米希暴跳如雷,却丝毫没有情绪上的波动,他说的好像是别人的事儿一样。他伸手拉住基米希的手,让他坐下。

“我真的是拿你没有办法,是,你要离开的话,确实不够义气,但你有没有鲜果自己的前途?你都28岁了,还能在国家队打多久,你这样子,竞技状态是会下滑的,说不定会被踢出国家队。又或者,你有没有想过我。”基米希本来义正言辞,但是,说到最后一句话,他仿佛像是没有了底气一般,声音变得很小。

“我们,以后还是会有很多时间的,但是,科隆如果没有了我,可能就会在乙级联赛徘徊,我会努力的,努力和你比肩,也会努力地向国家队展示自己的能力,还要在赛场上和你成为国家队的左膀右臂啊。”赫克托看着基米希因为焦急而红了的眼睛,他伸出手,擦了擦基米希的眼角。

“这么大人了,还哭鼻子,以后,只可以在我面前哭,知道么?因为,只有我才可以安慰你。”

“谁要你安慰?我这就去找俱乐部高层谈,让他们把你签下来。”基米希站起身来,就要走。

“陪我多待一会儿吧,我已经和科隆续约了,而且,续约到了2023年,五年的合同。”赫克托站起身来,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基米希。

“什么?”基米希好半天都没有缓过来,约纳斯究竟和他说了什么?2023年?到时候他都33岁了,33岁的年纪,如果没有很好的竞技状态,国家队怎么可能容得下他?现在国家队候选人人才济济,连21岁的尤利安和提莫都有可能进国家队,他到底是怎么想的?

“陪我坐下来聊聊吧,我现在是不可能离开这里了,就像我除了你,不会选择其他人一样。”赫克托走过去,伸手去拉基米希,但是,却被他躲开了。

“我为你,早就去和拜仁的高层说过了,我为了能见到他们,每天训练完,顾不得去吃饭,就跑去等,你现在是怎么回报我的?2023年!”基米希冷笑一声。
“约书亚,你听我说,我知道你为我好,但是我不能离开,俱乐部需要我,所以,谢谢你的好意。”赫克托知道自己伤了他的心,但是,自己的心也在痛,他又何尝不想和基米希每天都在一起,在同一家俱乐部,然后一起享受夺冠时刻,还可以去欧冠赛场驰骋。

“你好自为之。”基米希撂下这句话,就推门出去了。

赫克托一下子瘫软在座椅上,他知道,如果基米希和他大喊大叫还好,就怕他这样,他是真的生气了。

这时候,赫克托的手机突然响了,他才发现,自己已经是泪流满面。

电话是穆勒打来的,他赶忙擦擦脸,然后清清嗓子,生怕被穆勒听出有什么不对劲。

“约纳斯,怎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啊,我们几个都聚齐了嘛,就差你了,哦,对,约书亚也不见了,先解决你,一会儿再去找他。”

还没等赫克托说什么,穆勒在那边就一直说个不停。

“你说重点好不好?”赫克托听到了,是胡梅尔斯的声音。

“那你来说。”穆勒的声音也变小了,应该是把电话递给了马茨。

“约纳斯,我是马茨,没别的事儿,就是想和你一起吃个饭,你别有心理负担,聚勒已经去找你了,估计快到了。”

“聚勒?”赫克托突然想到了,那个很粘人的大个子男孩儿。

“是的,一定要来啊。”

“哥,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。”胡梅尔斯那边刚挂了电话,聚勒就推门进来了。

“这么快。”其实他还没做好准备,毕竟是拜仁的球员叫他吃饭,不知道约书亚会不会去。

“恩,我早就想来找你了,就是穆勒非要去逛街,还非得我陪着,他们逛累了,才想起来没有叫你,我就自告奋勇来啦。”聚勒没等赫克托答应没有,搂着他的肩膀就往门口拖。

“等一下,我换身衣服。”赫克托好半天才挣脱了聚勒的桎梏。

“哦,好的。”这时候聚勒才发现,赫克托还穿着球衣,外面虽然不冷了,但也不能穿着这种衣服去大街上。

“尼克拉斯,约书亚去么?”赫克托不知道聚勒从哪里弄来一辆车,但他现在更忐忑的是,如果现在见到基米希,会不会很尴尬,他觉得,两个人都还是冷静一下吧。

“他,我一直没有见到他啊,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玩儿了,反正,给他发了信息,他看到了就会来。”

赫克托没有吱声,这一天,事儿太多了,让他觉得没有办法思考了。

“哥,你考虑来拜仁么?我,也非常想让你来拜仁呢。”聚勒突然将车停到了路边。

“尼克拉斯,这儿不能停车,一会儿警察该来了。”其实他也不知道这儿究竟能不能停车,但是,总感觉聚勒把车停在这儿,并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“哥,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么?”聚勒突然很认真地看着赫克托。

“我,已经考虑过了,我就打算,一直留在科隆。”他已经不想解释了,对别人,也没有很大的必要去解释,他只希望那个爱钻牛角尖的约书亚可以明白,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