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凝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九章 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九章

维尔纳有种不祥的预感,从早上吃早饭,就没有看到赫克托。

“教练,约纳斯还没有出来,他今天不用训练么?”这几日,只要看到他的身影,就很安心,今日,搜寻了半天,却没有结果,趁着休息时间,他忍不住跑去问勒夫。

“哦,他感冒了,昨天发烧了,明天就是第一场比赛了,不知道他的身体允不允许上场”勒夫叹了口气,没想到,后防线却在这个时候掉链子,不过,看去年联合会杯和墨西哥的表现,普拉滕哈特应该也可以。

“发烧了?他,严重么?”维尔纳一听赫克托生病了,顿时慌张起来。

“你也是担心明天的比赛对吧?没事儿,你好好踢,去年你们也是和墨西哥对过阵,就拿出去年的那种感觉来,没关系。”勒夫看到维尔纳脸色都变了,以为他是在担心明天的比赛。

“是,教练,我肯定会好好踢的。”维纳尔此刻心乱如麻,他想现在就去看看赫克托,但一方面训练没有结束,另一方面,他不知道赫克托是不是想见他。

“恩,去训练吧,不要有心理负担。”勒夫拍了拍维尔纳的肩膀。

剩下的训练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,想去看看赫克托的心思越来越重。

“你怎么了?一直魂不守舍的。”维尔纳突然被一只手臂搭在肩上,他吓了一跳。

“没什么。”维尔纳一看,是布兰特,松了口气。

“怎么了?以为是约纳斯么?你现在是不是心心念念的都是他啊?今天好像没有看到他。”布兰特想了想,好像今天确实是没有看到赫克托。

“是的,他没有出来训练,他生病了。”维尔纳听到赫克托的名字,显得有些沮丧。

“那就去看他啊,正好借这个机会。”布兰特坏笑着戳戳他的肋骨,但平时会咯咯笑的他,今日却丝毫没有反应。

“我怕,他是不愿意见我的。”维尔纳显得更沮丧了。

“怎么可能呢?你又没有去,怎么会知道他不想见你呢?生病期间,人是最脆弱的,你不把握这个时机,让别人趁虚而入了怎么办?”布兰特帮维尔纳整了整衣服。

“别人?谁?”维尔纳突然紧张了起来,难道还有别人在觊觎赫克托?

“他那么优秀,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呢,难道你要把他拱手相让?”布兰特只是随口一说,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,究竟有谁喜欢赫克托。

“我想象不出来,他和哪个女孩子在一起,我会是什么样的感受。”维尔纳在感情面前,十分的自卑。

“那你就去看看他啊,一会儿,很多人肯定都要去看他,你就没有单独和他相处的机会了。”布兰特觉得自己这个儿时好友真的是太木讷了,连这点胆量都没有。

“他已经拒绝的很彻底了,我这么做,会不会让他讨厌我?”这是维尔纳一直都有的顾虑。

“你都没有尝试,怎么知道呢?”布兰特知道,赫克托心里,维尔纳绝对有着不一般的地位,但是就是别扭的不肯说。

“因为他拒绝我了,他对我,一点儿好感都没有。”这时候,维尔纳突然发现,自己和布兰特就站在赫克托的房间门口。

“你看,你的心意,就是这样,骗得了别人,骗不了自己。”布兰特说完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尤利安,等等我。”维尔纳发现布兰特要走,赶忙追上去。

“我走,你留在这里,敲门,知道么?这个不用我教你吧?”布兰特把维尔纳推到赫克托门口。

“这样,真的好么?”维尔纳看着越走越远的布兰特,但想敲门的冲动,战胜了理智。

他把手扬起来,想要敲门,但是,想到那日赫克托的拒绝,又缩回了手,赫克托会不会再为难?因为自己的任性,他不想再看到赫克托那样的表情了。

算了,还是先回去吧,维尔纳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是谁啊?”这时候,门被打开了,一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,出现在维尔纳面前。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八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八章

“提莫,你能专心一些么?今天这都第几次了?”克洛泽在单独训练维尔纳,但是,明显,这孩子这几天都是有些心不在焉的。

“对不起,我这两天状态不是很好,我还是想和队友们一起训练。”维纳尔爬起来,揉揉被球砸到的头,他看看大家训练的地方,那个身影,就是自己这几天心神不宁的缘由,但是他都没有朝这个方向看过自己。

“是不是心理压力太大了,我去和勒夫说说,让你还是和队友们在一起训练比较好。”米洛有些搞不清楚,为什么勒夫会让维尔纳单独出来训练。

“可能教练有他的意图吧,还是别了吧。”维尔纳想和大家待在一块儿,但是,这两天在空闲时间,赫克托都没有怎么和自己说话,如果一起训练,是不是会有必须要交流的时候,那样真的很尴尬。

“但是,你的状态这么差,肯定是有心理包袱,必须让你卸掉心理包袱,不行就去找心理医生?”克洛泽想了想,从前也有队员有过压力大的情况,一般都是会去看看心理医生。

“不用了,我没事儿的,我自己会调整的。”维尔纳红了脸,总不能和医生说,自己喜欢上队友了,但是,又被拒绝了。

“那你如果有需要的话,一定要和我说。”克洛泽拍拍小孩儿肩膀,还是太稚嫩了,在这种大赛前,还是承受了不少的心理压力。

“尤利安,一会儿帮我把这个给了提莫吧,我看到他刚才撞伤了。”训练结束,赫克托悄悄地把布兰特拽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。

“你为什么不自己给他呢?我都没用注意到他受伤了。”布兰特微微笑了一下,看来,赫克托还是很关心维尔纳的。

“我给他,他会多想的,别告诉他是我给他的。”赫克托叹了口气,他就看着传过来的球,就那么直直地砸在他头上,他心里惊了一下,自己的话,对维尔纳真的伤害那么大么?

“你明明就很关心他,你看,我们都没有看到他受伤,但是你却看到了,为什么不承认呢?让他也好受点。”布兰特很不理解了,这几天,维尔纳食不下咽,已经瘦了一圈儿了,自己可是替他吃了不少好吃的,这几天肚子又圆了,都怪赫克托,他摸摸自己的肚子。

“我没有关心他,只是看到了,他就像我的弟弟一样,关心弟弟,难道错了么?你不是也有弟弟么?难道你看到弟弟们受伤,不会给他们买药么?”赫克托像是被说中了心思一样,开始语无伦次了。

“会啊,我会大大方方地过去给他们,甚至会给他们擦药。”布兰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,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赫克托这么窘迫。

“总之,你把这个给他,你愿意给他擦药也好,不愿意也罢,反正,别说是我买的。”赫克托把药膏塞到布兰特手里,逃似的离开了。

“刚才那是谁?”维尔纳训练完就去洗澡了,正擦着头发走过来。

“我看你的头?”布兰特撩起他的刘海,看到了一块儿淤青。

“你干嘛?”维尔纳突然被布兰特这么暧昧的动作吓了一跳。

“果然受伤了,给你,药膏,让我碰一下,这么害怕么?咱俩小时候可是住一个房间的,你身上我哪儿没看过?”布兰特心想,果然重色轻友,有了喜欢的人,就不要朋友了。

“干嘛突然说这个,我是被你吓了一跳好吧?这个药膏?”维尔纳这才注意到手里的药膏。

“你拿着去用吧,反正不是赫克托给你买的。”布兰特觉得这两个人,明明都很关心对方,但是,就是别扭的很。

“这和约纳斯有什么关系?”维尔纳觉得自己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,难道赫克托一直在关心着自己?

“你自己去理解,你们两个的事儿啊,我不参合了,但是,你得把状态调整好,这可是世界杯,别影响了比赛。走吧,回房间去,我要和你玩儿游戏。”布兰特不由分说,揽着维尔纳的肩膀,把他强行拖到自己房间。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七章 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七章

“尤纳斯,明天就要回国家队训练了,你难道真的打算,就这么不理我么?”自从那天之后,维尔纳发给赫克托的信息,就再也没有回复了,他有点伤心,但想着,过几天就见面了,他总不可能就这么对自己视若无睹吧。

“这届世界杯,你好好表现,我会好好配合你的。”

维尔纳本来都已经失望了,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,没想到,这次真的等到了赫克托的短信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这次,我还要和你并肩作战。”维尔纳激动地差点把手机给摔了,日思夜想的人,终于回了自己的信息。

“好的,这段时间因为俱乐部的事儿也很忙,也没有心情,真的抱歉了。”赫克托又回复了信息。

“没关系的,真的,我就是怕那天的事儿给你造成困扰,怕你不理我了。”维尔纳真的很担心,自己和赫克托的关系,真的就此破裂。

“不会的,你是我喜欢的后辈,我还是把你当做弟弟看待。”

弟弟,这里两个字再次让维尔纳的心跌入了谷底,不过,弟弟就弟弟吧,骑马还能说话能陪伴在身边,如果他真的不理自己了,那岂不是什么关系都没有了?弟弟,说不定也是个好结局。

“我知道,所以,我不想给你造成困扰,那天的事儿,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吧。”维尔纳说是这么说,但是,他们怎么可能完全忘记那件事儿呢?维尔纳也是有些懊恼,干嘛好好地过去表白啊。

“你别放在心上了,我不会介意的。”赫克托还是那么的温柔,维尔纳觉得,自己真的是做错事儿了,明天见了面,一定要好好地给他道个歉。

维尔纳可是一大早就来到了训练基地。

“提莫,真的很勤奋啊,这么早就来了。”场地上只有零零星星地几个工作人员,远处有个人和他打招呼,维尔纳定睛一看,才发现,是克洛泽。

“教练。”维尔纳赶忙迎上去,克洛泽可是自己从小的偶像,现在他的偶像变成了教练,自己在去年的联合会杯上,还穿了他曾经的11号,当时他为这事儿还高兴了好久。

“你是第二个来的球员啊,现在的年轻孩子啊,生活都不规律,都起不来。”克洛泽明显刚跑完步,在拿毛巾擦汗。

“教练真的是很早呢,我是第二个?第一个是谁?”维尔纳这才听出来,克洛泽刚才说他是第二个,他看了看四周,并没有看到球员,只看到了教练组的人。

“是约纳斯啊,他很早就来了,现在已经去器械室热身了。”克洛泽指了指里面。

“啊,他这么早就来了,那我先去换衣服,然后开始热身。”维尔纳突然脸红了,他是想着早来点,能和赫克托独处一下,但是没想到,这个机会来的这么快,这么突然。

“好的,你快去吧。”

提莫轻轻推开器械室的门,生怕打扰到正在跑步机上的赫克托。

“你来啦?这么早?”没想到,关门声还是惊动了赫克托,他减慢了跑步机的速度,拿起旁边的水瓶儿,给自己补充水分。

“是的,想着,早点来,多锻炼一会儿。”自那次表白后,他就再没有见过赫克托,现在他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
“这是个好习惯,要是大家都像你一样就好了。”跑步机的传送带缓缓停下,赫克托从跑步机上走下来。

“我也是,今天早上睡不着,因为第一次参加世界杯,心里很紧张。”维尔纳第一次觉得,说话是如此费劲儿的事儿。

“我有安神的熏香,一会儿给你,这几天,我们可能都要住在这儿了,然后下个月初,一起出发去莫斯科。”这几日,赫克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复小孩儿发来的信息,生怕再伤害到他,后来就被很多事儿耽搁了,直到昨天,他才不得不面对。

“约纳斯,如果我给你带来困扰,那真的很抱歉,但是,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,我很想你。”维尔纳很想抱抱眼前的人,但是他得控制住,因为他不能让赫克托以后都没有办法和自己说话了。

“别这么说,你还小,遇到的人还很少,以后你会遇到更喜欢的人,而不是我,明白么?”赫克托知道,这条路有多难走,会被世人所唾弃,会被大家用异样的眼神看待,不能公之于众,甚至职业生涯都会毁于一旦。

“不,我不会喜欢上别人了,我就喜欢你。对不起,我忘记了。”维尔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。

“别这样,现在也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,现在先专心备战好么?”

“约纳斯,提莫,出来了,大家都来了。”这时候,克洛泽推开门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赫克托将手中的毛巾递给维尔纳,让他擦擦眼泪。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六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六章

“尤利安,提莫他,还好吧?”赫克托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他始终还是不放心,拨通了布兰特的电话。

“哥,你是在搞什么啊?你明明就很喜欢他吧?为什么要来折腾我呢?已经把他送回莱比锡了,我正在往勒沃库森赶。”那边的布兰特打了个哈欠。

“真的是不好意思,辛苦你了,改天哥请你吃大餐可以吧?”赫克托听到维尔纳已经安全回到莱比锡了,就安下心来。

“哥,你就不会担心我么?我现在要困死了,明天还有比赛,回去晚了,教练非扒了我的皮。”布兰特的声音听起来很疲倦。

“怎么可能不担心呢?你和维尔纳都是我的好弟弟,就算没有我,你也得帮他不是么?你们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么?”赫克托有点不好意思了,他觉得自己的心意都快要藏不住了。

“我觉得你就是厚此薄彼,我都要生气了。”布兰特佯装生气。

“尤利安,你别生气,等你回来,哥好好补偿你可以不?”赫克托突然很紧张。

“哥,我先不和你说了,我还不想英年早逝呢,我要专心开车。”说完,布兰特就把电话挂了。

已经是夜深了,莱比锡毕竟在东面,布兰特索性把音乐打开,挑了一首很劲爆的,来提神儿。

这时候,电话又响了。

“你还没睡啊?怎么了?漫漫长夜,睡不着么?需要我返回去和你聊天么?”布兰特心中暗暗叫苦,这两个人,轮番给自己打电话。

“尤利安,你回去以后,要多去科隆看看约纳斯,看看他身边是不是有女孩儿,我总觉得,他有喜欢的人了。”维尔纳想了好久,总觉得,自己被拒绝的很冤枉。

“你怎么不关心关心还在高速上的我?却一直在关心别人。”布兰特觉得自己真的是找了两个损友啊,就会这么折磨自己。

“怎么可能不关心呢,这不是还没来得及说么?”维尔纳顿时红了脸,他确实忘记询问一下,布兰特是不是回到勒沃库森了。

“好啦好啦,逗你的,一个两个都这么不禁逗。”

“等等,什么一个两个?还有谁?”

布兰特这才意识到,自己说错话了。

“额,我是说,你怎么这么不禁逗,我没有说什么一个两个。”布兰特顿时有点紧张,如果让赫克托知道自己出卖他,一定会生自己气的。

“所以,尤利安,拜托了,约纳斯就拜托给你照顾了。”维尔纳在电话那边情意拳拳。

“虽说我们离科隆比较近,但是,我还得训练啊,我如果总往科隆跑,我们教练也是会和我发火的。”布兰特彻底无语了,两个见色忘友的人。

“又不是让你天天去,我怕他被别人抢走,你不知道今天,咖啡馆里的那个服务生,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。”维尔纳想到今天那个服务生的眼神,就觉得来气。

“我不知道,我又不在咖啡馆里,我一直在门外等你来着,我看你啊,看谁都像情敌。”

“我没有,今天你应该多安慰安慰我,被拒绝的人,是我好吧?”维尔纳就是因为这件事,一直睡不着。

“那你就慢慢伤感吧,我快到了,要回去睡觉啦!”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五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五章

“哥们儿,你没事儿吧?”维纳尔没想到,布兰特竟然在门口等他,就站在他的车旁边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啊?”他不是应该在勒沃库森么?

“本来我啊,应该安心地坐在家里,吃着冰激凌玩儿着游戏,可是,想到还有个失魂落魄的人,就有点放心不下。”布兰特懒懒地伸了个懒腰。

“我哪有失魂落魄,你哪只眼睛看到了?”维纳尔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在发小面前,他还是不想丢面子。

“因为我了解你,也大概了解约纳斯,以他的性格,怎么可能同意呢?走吧,我载你回莱比锡,今天就给你当免费司机。”

“谁要你开车,我自己可以。”维纳尔拉开布兰特,就要坐进驾驶室。

“你看你这幅样子,我可不想以后德国队损失一名前锋啊,你还是乖乖地听话。”布兰特推开维纳尔,挤进了驾驶室,他是不会告诉维纳尔,刚才赫克托给自己发短信,让他过来接一下维尔纳,还把打车的费用打给了他,但是他没有收,因为维纳尔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。

“那你怎么回来啊?明天没有比赛么?”维纳尔坐进副驾驶,然后系上安全带。

“那我就和你挤一张床啦,好久都没有和你一起睡了。”

“先生,这么担心他,就亲自送他回去啊。”薇薇看到赫克托就这么站在门口,一直等着车都开到看不见了,还在那儿站着没有动。

“我没有资格去,谢谢你的纸巾。”赫克托冲着薇薇晃了晃手中的纸巾,然后露出了苦笑。

“我能看的出,你对他很上心,可是,为什么要拒绝呢?”看着赫克托离开的背影,薇薇突然追上去,她不想赫克托伤心。

“不是什么东西,都是想要就可以得到的,他,是我不能去触碰的人。”赫克托回头笑笑。

为什么要这样互相伤害呢,薇薇不太理解,这时候,店长在叫她,她赶忙跑回去。

“你别这么苦着脸好不好?我现在好困啊。”车上,出奇地安静,维尔纳只是看着窗外不说话,布兰特打开车载音乐,但是维尔纳却伸手关掉了开关。

“你不是最喜欢这首歌么?既然心情这么不好,听听歌不是更好?”布兰特不知道情伤该怎么治愈,可能解铃还须系铃人吧。

“现在不想听,也不想听你说话。”维尔纳用手支着自己的头,在看外面,天还没有黑,外面的景色依稀可见。

“那可要憋死我了,你不知道我也是很喜欢说话的?你不想说话,就听,我来说。”布兰特是觉得空气太过凝滞,想缓和气氛。

“我是说你别说话,你听不懂么?”维尔纳突然发火了。

“生气啦?生气就好,我是怕你把气憋在心里呢,这下我就放心了。”布兰特是故意惹维尔纳生气,好让他发泄出来。

“我不会和他生气的,他那么温柔的人,就连拒绝,都让我觉得很温柔,但是,就是这种温柔,让我很难过。”如果他能和赫克托大吵一架,说不定就可以放下,但是,现在这种温柔,让他无法割舍。

“小提莫喜欢温柔的人,那我温柔给你看,好不好啊?”布兰特笑嘻嘻地凑近维尔纳。

“你离我远点,看见你就来气。”维尔纳推开布兰特,让他好好开车。

“你推我也没有用,你被拒绝了,这有啥啊,没事儿,哥罩着你哈。”布兰特朝维尔纳抛了个媚眼。

“不,就是他了,我放不下,我真的很喜欢他。”维尔纳被拒绝后,更加坚定了自己对赫克托的感情。

“哎,真的是个死脑筋啊。”布兰特叹了口气。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四章 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四章

赫克托虽然猜到了,但真的当这句话从维纳尔嘴里说出来的时候,他还是有点吃惊。

“对不起,我给你添麻烦了,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。”维纳尔看到赫克托半天不吱声,只是低着头沉思,他有点害怕了,难道自己惹他讨厌了么?那还不如不表白,起码还可以心无芥蒂地同自己相处。

“提莫,你别这样。”赫克托看着维尔纳要走,一把拉住他的手腕。

“约纳斯,你让我走吧,我现在都没有办法面对你了。”维尔纳觉得自己可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,他现在只想离开。

“你坐下,听我好好说。”赫克托站起来,然后把维纳尔按回到座位上。

“谢谢你今天的蛋糕和。”赫克托顿了一下。“和表白。”

“哥,你知道的,我要的不是谢谢。”维尔纳此刻很是忐忑,他最害怕的就是听到谢谢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。

“我知道,这个对我来说太突然了,你也不能指望我现在就能给你回应是吧,因为我一直把你当做弟弟看待,包括尤利安、里昂他们,在我眼里你们都是很好的后辈,我也很愿意和你们在一起踢球,我们一起,也有很美好的回忆啊,去年,我们一起捧起了联合会杯。”

“是啊,去年真的很美好,我们共同的,美好的回忆。”想到去年能和他一起夺冠,维纳尔心里很是开心。

“提莫,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?”赫克托知道,维纳尔虽然有着同龄人少有的沉稳,但是,他毕竟还小,心性还不定,可能只是一时冲动,维纳尔的足球生涯还很长,他不想因为这件事,毁掉他。

“是因为,你温柔,沉稳,有着与众不同的魅力,这很吸引我。”维纳尔觉得自己一辈子的最肉麻的话,今天都说完了,他觉得自己脸烧的可以煮熟一个鸡蛋。

“那这样的人很多,为什么偏偏是我呢?你不是还很喜欢马里奥么?他不是你一直的偶像么?”赫克托突然想到,维纳尔在记者面前,公开表示过自己的偶像是马里奥戈麦斯。

“那个只是敬仰,和我对你的感情不一样。”维纳尔生怕赫克托误会了,赶忙解释。

赫克托抬手看了看时间,他知道,今天晚上维纳尔必须得赶回去,明天莱比锡有主场比赛,他为自己做到这个份儿上,他很感动,但是,感动归感动,这件事,他不能答应,否则,就是对维尔纳的不负责任。

“约纳斯,你是不是生气了?我以后肯定和马里奥保持距离,你不喜欢的,我都不会去做。”维尔纳分明就看到,赫克托在皱眉头。

“早点回去吧,不然一会儿路上不安全。”赫克托站起身来。

“约纳斯,你就这样拒绝我了么?是我不够好么?或者,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么?”维尔纳觉得有点委屈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白,换来的却是这样的拒绝。

“提莫,对不起,伤了你的心了,但是,这份感情,我是不能接受的。”赫克托觉得,如果拒绝,就要彻底一点,他恨自己也罢,伤心也罢,一次就够了。

“约纳斯,你说的是真的么?我伤心难过,你都不会在意么?”维尔纳猛然抬头看着赫克托,赫克托看到了眼泪,但是小孩儿在强忍着。

“在意,但是只是当做弟弟的在意,其他的感情,我不能有。”赫克托顿时觉得心如刀绞,为什么,拒绝别人还会这么难过。

“只是弟弟么?我不要做什么弟弟。”维纳尔一下子将桌子上的蛋糕推了下去,然后快步走出了咖啡馆。

“我知道我给你带来了伤害,我没办法弥补,但是我不能。”赫克托蹲下身子,捡起一块蛋糕,放进嘴里,为什么又苦又涩。

“先生,你没事儿吧。”一旁的服务生将纸巾递给了赫克托。

“你是亚洲人?”赫克托这才注意到,刚才一直在忙前忙后的服务生小姑娘,是个黑头发黑眼睛的亚洲人。

“是的,我从中国来的,你别太伤心了,刚才那个小哥哥,一定是不理解你的心,他明白了,就不会怨你了。”小姑娘看赫克托并没有去接纸巾,就直接拿纸巾去给他擦眼泪。

“谢谢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薇薇,我是你的球迷。”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三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三章

“哥,我。”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,在听到那温柔声音的时候,顿时化为了乌有,维尔纳不知道自己的勇气都到哪里去了,刚才练习了好多遍,现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“提莫,怎么了?有事儿么?”听到对面再没有声音,赫克托以为是电话信号出现了问题。

“哥,明天晚上有没有事儿,不用你来,我去科隆。”维尔纳觉得自己都有点语无伦次了。

“明天应该是没什么事儿,提莫,你有什么事儿么?”赫克托依旧是很温和的声音,让维尔纳听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。

“哥,没什么,就是提前给你庆祝生日,你生日那天,我要踢比赛,没有时间。”维尔纳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,明天过后,会发生什么,他不敢想象。

“哎,我基本上不过生日的,也基本没有和朋友一起出去庆过生,就不用麻烦你从莱比锡跑过来了。”

维尔纳没想到赫克托拒绝的这么快。

“不麻烦的,我今天不在莱比锡,我在勒沃库森,离你那里很近的。”维尔纳不知道这个理由赫克托还会不会再拒绝了,他其实现在还在莱比锡,准备明天一大早就赶去科隆。

“那你来的时候路上小心。”赫克托还是小心叮嘱。

“我知道了,明天晚上,就在你家门外那间咖啡馆,我就在那儿等你。”维纳尔说完这句话之后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

“好,我到时候去找你。”

挂掉电话,维尔纳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,他突然有点后悔了,这么冒冒失失地想着要去表白,是不是合适?如果他不喜欢自己呢?是不是会为难他?他是个那么温柔的人,不忍心伤害自己怎么办?这么做,到底对不对?万一,他也喜欢自己呢?维尔纳有点犹豫了,但是,如果不去表白,自己会不会后悔。

算了,这次豁出去了,哪怕是被拒绝,他也想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,否则,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。

维尔纳觉得自己在开车的时候,都好几次走神,差点撞到路边的行人。

突然,他的手机响了,他还惊喜地认为是赫克托打来的,没想到,却是那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布兰特。

“你到科隆了么?要不要我去陪你啊?”

“不需要,这种事儿,我一个人还是能办得好的。”维尔纳虽说知道布兰特是开玩笑,但突然想找个人陪。

“我知道,你是谁啊,无所不能的提莫,不过,如果你需要人安慰的话,到时候开车向北走,半个小时就到了,我在路边等你。”布兰特说着,就开始大笑。

“你是在咒我么?难道一定认为我会失败么?”维纳尔其实也有种不好的预感,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,他一点儿底气都没有。

“和你开玩笑,还是要祝你成功,你要拿出你进球时候的那种气势来,不要怂好不?只是表个白而已,真应该给你好好上上课。”布兰特是恨铁不成钢,维尔纳他太了解,在什么事儿上,都是有种不服输的韧劲儿,唯独在面对感情的时候,就会胆怯。

“我什么时候怂了?”维纳尔有些不服气,但是他又说不出什么来反驳布兰特。

“好了,不打扰你了,好好准备一下,准备告白吧。”布兰特那边挂了电话,维尔纳本来以为和好朋友通过电话之后,会安心一些,但是现在却更是心乱如麻。

维尔纳看着时间还早,他开着车,在科隆市里绕了好几圈,他还是选择先去咖啡馆里。

先去取了蛋糕,他直接开车到了约定地点。

坐在那儿,就能看到赫克托的家,维纳尔其实已经来过很多次了,只要球队没有训练,他就会开车来科隆,他不敢在赫克托家门口多停留,生怕他出门以后,正好碰到,他只敢在周围一圈一圈地开,他就是想离赫克托近一点。

窗户开着,但是电视没有开,赫克托不是很喜欢看电视,屋子里可能有点黑,灯开着,他就坐在那里,手里捧着一本书。

在国家队训练之余,大家都喜欢去酒吧喝酒啊,或者去街上逛逛,但他每次都喜欢独处,一个人看看书,从此,维尔纳也不喜欢和队友们去玩闹,他就喜欢这样安静地看着安静的他。

突然,赫克托关掉台灯,站起身来。

维纳尔突然觉得慌了,难道他要出来了?看看时间,好像还不到约定的时间,难道是他发现了自己?

再看的时候,赫克托已经不见了,维尔纳赶忙掏出手机,从屏幕上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他把桌子上的蛋糕,摆来摆去,总是找不到合适的位置。

“蛋糕一会儿就散架了。”赫克托觉得有些好笑,他刚进来,就看到维尔纳在跟蛋糕较劲儿。

“啊,我只是,只是觉得不知道该摆在哪里。”维纳尔一下站起来,打翻了旁边的水杯,水泼到他衣服上,他又手忙脚乱地去擦身上和桌子上的水。

“没事儿吧?”赫克托走过去,掏出自己随身带着的手绢儿,然后仔细地擦拭维尔纳身上的水。

“我自己来吧。”他顿时红了脸,赶忙去拿赫克托手中的手绢。

“你看不到水渍在哪里,我来吧。”

“两位客人,我来收拾一下桌子吧。”一旁的服务生跑过来,飞快地将桌子上收拾好。

“实在是抱歉。”维纳尔懊恼死了,为什么有一个这么糗的开场。

“没关系的,只是你怎么了?这么慌张?”赫克托有点奇怪,这个小孩儿身上一直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沉稳,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失态。

“我,我只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。”维尔纳说的是实话,但这绝不是打翻水杯的理由。

“你就是有点憔悴啊,年轻人,还是应该早睡早起,不过,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也会因为游戏啊什么的去熬个夜。”赫克托回想起自己二十出头的年岁,想想现在自己在教育年轻一代,有点好笑。

“对了,约纳斯,祝你生日快乐!”他打开蛋糕盒子的手,有些颤抖。

“我来吧,我不想回去以后洗衣服,对了,是不是每个队友,你都会驱车几百公里,去给他们庆生呢?”赫克托知道,眼前的小孩儿,绝对有心事,但是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,赫克托看着有点心疼。

“约纳斯,其实,我有话想和你说。”烛光照着赫克托的脸,让维尔纳有点恍惚。

“我知道你有话想说,你说吧,看你憋得难受的样子。”赫克托突然有一种冲动,想要去摸摸小孩儿的脸。

“约纳斯,我,喜欢你,你额可以接受我么?”维尔纳终于鼓起勇气,将埋藏已久的话,说了出来。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二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二章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,维尔纳觉得自己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,每天早上打开手机,网页搜索栏里,都是关于科隆的消息,最期盼的就是国家队集训的日子。

他其实并没有和赫克托有过很多交集,每次一对上他的目光,他的心就开始控制不住地乱跳,都不敢靠太近,生怕这心跳声,被他听了去。

在赛场上,他们的距离是很遥远的,从后卫到前锋的距离,更遥远的,恐怕就是他对自己的态度了吧。

他对谁都是保持着那种温柔,和他说过几句话,那种带着疏离的礼貌,让他觉得心灰意冷,恐怕,自己永远也不会得到他的青睐。

联合会杯,是第一次可以和他一起参加的大赛,他努力地把握上场时间,只是为了进球以后,他可以过来抱抱自己,让他享受一刻这样的时光,但是,一次都没有,即使进了球,他也失去了庆祝的兴趣,因为,即使这样,他都没有给自己一次拥抱。

联赛中,他们分属了不同的阵营,他接队友传球,一抬头,却看到了赫克托就站在自己面前,脚下突然一阵剧痛,他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“你还好吧?”温柔的声音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。

“还好,稍微崴了一下脚。”维尔纳自己活动了一下脚踝,还好,不是很严重。

“那就起来吧,继续比赛。”赫克托弯着腰,伸出一只手,维尔纳觉得,阳光都变得异常温和,就像他的笑容。

那场比赛,科隆输掉了,在更衣室门口,他第一次看到赫克托脸上出现了失落的申请,他骨气用气,抱住了他,没有任何话语,就只是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
那个男孩儿,从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视线里,赫克托已经不太记得了,总是在躲闪的眼睛,像极了自己养的小仓鼠,每次和他说话,他就像受了惊一般,迅速躲开。

联合会杯上,他穿着11号球衣,精神奕奕地,但是他看不大清楚他的表情,两个人在场上的距离,实在是太远了,不戴眼镜,真的是看不大清楚。

很快,他就进球了,有很多队友跑上前去,和他一起庆祝,赫克托其实就这么远远地,微笑着,看着,就这样看着那个横空出世的未来之星。

那天是科隆队确定降级的日子,他却不知道怎么了,在场上莫名其妙地摔倒了,他有点紧张,这孩子半天爬不起来,会不会是受伤很严重,看到他又在躲避自己的目光,他觉得这孩子真的是太可爱了。

他只是在更衣室外面一时的失神,便被搂入了一个怀抱,一个温暖的怀抱,有好闻的气息,那种阳光的味道。

赫克托接到了一个电话,一个兴奋地声音告诉他,他们两个都被选入了世界杯阵容,他就在这边听着,听着小孩儿喋喋不休地诉说着兴奋之情。

末了,还问自己为什么不说话,小孩儿根本没有留出给自己说话的时间啊。

小孩儿说,自己在世界杯上的进球,要送给他,当做生日礼物,赫克托才想起来,今天是自己的生日。

他笑了笑,说到时候自己的生日都过了一个月了,那时候送自己礼物,是不是有点太晚了。

小孩儿想了想,然后说,那现在出来,他要请自己吃饭。

维纳尔搜了好半天,也搜不到赫克托的INS,他打电话问了一下霍恩,才知道,赫克托根本不用这些社交软件。

他心里感觉到轻松了一点,起码他的私生活不会被人偷窥,他也不喜欢这些社交软件,不喜欢将自己的生活摆在明处。

在网站搜了好久,才查到他的生日,他才发现,赫克托的生日就在这几天,绞尽脑汁,想了好久,也想不出送他一个什么样的礼物合适。

后来想了想,世界杯上,自己的第一颗进球,送给他当礼物。

但却被他笑话了。

世界杯的时候,他的生日都过去一个多月了。

索性,就今天。

表白,就今天。

欲问相思甚了期

第一章

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把还在熟睡的赫克托给吵醒了,头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,他从床上坐起来,缓了一下,才站起来去开门。

“约纳斯,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你还在睡觉,但是,真的很急,提莫不见了。”

赫克托打开门,外面是一脸惊慌的布兰特。

“怎么回事儿?来,进来,慢慢说。”赫克托侧身,让布兰特进屋来。

“不,我就不进去了,我以为他会到你这里来,你好好休息吧,我再去别的地方找找。”布兰特转身就要走。

“出什么事儿了?为什么提莫会不见了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这两天,他感冒很严重,今天下午德国队第一场比赛,他都没有精力起来关心一下,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“今天,咱们输给了墨西哥,约纳斯,你不会都不知道吧?”布兰特有些吃惊,但是看赫克托这个状态,应该是被自己敲门声给惊醒了吧。

“输了么?现在都什么时间了?”赫克托看看外面,天都黑了,还上了闹铃儿要起来看比赛的,没想到一觉给睡到了现在。

“现在比赛都结束了两个小时了,勒夫要给大家开会,我才发现,提莫不见了,到处都找不到他,以为他会到你这里来诉苦,毕竟,他最想依靠的人,是你。”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他为什么会突然不见?你等我换件衣服,和你一起去找。”

“不,约纳斯,你先休息吧,你要养精蓄锐,球队还是需要你的。”布兰特连忙摆摆手,示意赫克托不要跟自己去,要好好休息。

“我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,这傻孩子,一定不知道躲在哪儿自责呢,我们快走吧。”

“尤利安,你是不是在怪我,怪我太无情了。”两个人一路上,都没有说话,赫克托觉得,他作为维尔纳的好朋友,一定是在怪自己。

“说实话,看他那么痛苦,我也曾经有过想不通的时候,但是,后来我知道了,你是在为他好,不想他陷得太深,你不想害了他。”布兰特笑了笑,但是,确实苦笑。

“我知道,你心里还是怨我的,但我宁愿你们怨我,也不想铸成不可挽回的大错。”赫克托叹了口气,没想到,自己对维尔纳说的话,对他影响这么大。

“今天,提莫完全不在状态,他真的很伤心,所以才会躲起来,他和我说过,他是真的很喜欢你,那次对你表白,也是出自真心,这一段时间,他真的很不好。”布兰特叹了口气。

“今天赛场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?他虽然年纪小,但承受能力还是可以的,为什么会一个人躲起来。

“约纳斯,你还真是不用任何社交软件啊,不过,你刚才一直在休息,还不知道,现在国内的媒体和网民,都已经开始疯狂的攻击球员们,被攻击最多的,就是提莫,话说的很难听。”布兰特没想到,就连自己和小球迷合影,也会被网民攻击,自己的INS下面,满屏全是辱骂的留言,就因为他们顶着卫冕冠军的名号。

“提莫不是也不常用那些么?”赫克托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他突然觉得,布兰特就是在责怪他,每一句每一个字,都是在责怪他。

“就算不常看,也会收到那些信息。”这时候,布兰特的手机响了。

“喂,提莫,你在哪里?我一直在找你啊。”

赫克托听到是维尔纳打来的电话,想要听听他说了什么,又有点担心。

“好,我马上过去找你。”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,布兰特已经挂掉了电话。

“他在哪里?”赫克托有点担心。

“哎,他现在肯定不想见到你,还是我一个人去吧,他说只想见到我。”布兰特觉得,现在赫克托还是不要去的好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我先回酒店了。”赫克托有些难过,但是他不想让布兰特看出来。

“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,谢谢你陪我出来找他,不过,如果你要是真的不喜欢他,就不要再伤害他了,我作为他的好朋友,看到他那个样子,真的很心疼。”想到这一个月,维纳尔一下子消瘦了那么多,作为青梅竹马的布兰特,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“我知道了,以后,我会和他保持距离的。”赫克托知道,自己当初做的决定,就要一直坚定下去。

“提莫那边,你就不要担心了,我会安慰好他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赫克托无心回酒店,和布兰特道别后,就想一个人到街上走走,他想,如果当时,自己不是那么决绝地话,事情会不会不一样?

大家都爱赫克托 第八章 (all赫克托)

第八章

“明天,我终于可以和你并肩站在一起了,虽然,我是你的替补。”普拉滕哈特合上日记本,日记本的封面,贴着一张照片,是16年欧洲杯时候的三号赫克托。

普拉滕哈特,一直都忘不了两年前那个难熬的夜晚,他再一次落选了国家队大名单,看着95年的基米希都成为了主力去参加欧洲杯,他有些不甘心,自己也不是没有实力,但是为什么总是差一点点,而那个占据左后卫主力位置的,是一个没有接受过青训,但是在科隆队大放异彩的人,有他在,自己始终是个替补。

这时候,他的电话响了,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
“马尔文,真开心,这次的世界杯之旅,有你一起。”赫克托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,带着愉悦。

“我是替补你的,你没有一点儿心理压力么?”普拉滕哈特拿着电话仰躺到床上,这几天,可能是大赛前最后一天休息了。

“没有,我希望你可以替代我,可以担此重任,我也就不会这么累了,就可以休息一下了。”

“你是生病了么?”普拉滕哈特一下子紧张地坐了起来。

“有点,可能是这个赛季太累了,今天早上开始,就有点发烧。”赫克托躺了一天,也没有觉得好一些。

“不会吧,明天就要回国家队集训了,你这个状态,怎么办?”他有点紧张,看了大名单,只有自己和赫克托踢的是同一个位置,很明显,如果赫克托上不了,上去替补的人就是自己,虽说他一直像这样要取代赫克托,但是自己没有大赛经验,就连欧洲杯都没有踢过,现在一下子就要自己踢世界杯这么大的比赛,他要一下没有办法适应。

“我上不了,就你来替我啊,你不是一直都想么?”赫克托笑笑,然后打了个喷嚏。

“不行,你必须好起来,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,这么,对我不负责任。”普拉滕哈特声音越来越小,明显底气不足。

“马尔文,你害怕了么?世界杯我也没有踢过啊,我和你一样,也是非常紧张的。”赫克托安慰他。

“谁说我害怕了,我只是担心你嘛。”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,他就后悔了,自己明明应该嫉妒他,但在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大赛而紧张的同时,却十分担心他的身体,感觉他闷闷的声音,让自己感觉很心疼。

“谢谢你这么担心我,我真的很开心,咳咳。”一阵咳嗽,让赫克托没办法说话。

“实在扛不住了,去找医生看看吧,吃点药。到时候,就不需要我替补上场了,我其实,只希望是在实力超过你的情况下上场,而不是你受伤生病了,我替你上场。”想到上个赛季,开心地算去科隆比赛的日子,但在场上,却看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,即使赢了,他也没有很开心。

“马尔文,有你这句话就好,其实我们谁上场都无所谓,不是么?大家都是为国家效力,只要踢的好,你去首发我也觉得无所谓,就算取代了我,我也只是会为你骄傲的,因为你是的爱人啊。”赫克托知道,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十分尴尬,私下关系虽然是相爱的,但是在竞技层面上,他们却始终是要为了主力左后卫而竞争。

“但是,你确实是技高一筹,要不四年前,勒夫也不会选择你了。”电话那边的普拉滕哈特有些沮丧。

“谁不是替补出来的呢?没有人一开始就是主力的,所有人都是从替补开始,你也会的,不是代替我,而是成为国家队的绝对主力后卫,守好最后一道防线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你好好休息吧,我可真的不想现在就替补你上场,我真的还没做好准备。”普拉滕哈特看看时间也不早了,催促赫克托赶快去休息。

“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,就害怕这次的名单,你会多想。”赫克托不知道自己的安慰起到效果没有,希望他可以放下杂念,去好好踢球。

“过两天不就见面了么。”他顿时脸红了,想到戴着眼镜一副禁欲样子的赫克托,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好的,那我先去睡了,你也早点睡,别瞎想了。”

互道晚安之后,普拉滕哈特躺在床上,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幼稚了,还是甩开杂念,准备比赛吧。

“看来,世界杯第一场比赛,你真的得替我上场了。”马尔文一大早,就收到赫克托发来的信息。

“天哪,为什么惊喜和惊吓总是结伴同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