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凝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十二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十二章

 

赫克托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身上难受的厉害,还发着烧,但是,他就是想到明天的比赛场地看看,明天恐怕他不能上场了,教练安排他在酒店里休息,自己的第一场世界杯比赛,就被这场感冒给毁了,这大概就是他想看看世界杯赛场的原因吧。

 

世界杯已经开始了好几天了,到处都是各国球迷,大家都在脸上画着油彩,他也看到了很多德国球迷,他压低了自己的帽子,不过他现在这个打扮,还有一脸的病态,恐怕没有人能认出来。

 

很多球迷在唱歌,世界杯,就像是一个大PARTY,赫克托笑了笑,觉得自己像一个局外人。

 

球场有比赛在进行,赫克托都可以听到里面球迷的欢呼,但是不能进去,他找了一个地方坐下,身子很虚弱,他开始大滴大滴地出汗,其实平时他的身体也还不错,生病了,也不会吃药,休息一下就会好,但是这次病来如山倒,他想快点好起来,不能给球队拖后腿。

 

“你怎么跑这儿了?”

 

赫克托一回头,竟然是维尔纳。

 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赫克托吃了一惊,本来以为在酒店里可以躲过他,没想到跑出来,还会遇到。

 

“是我先问你的,你脸色这么差,莫斯科天儿还冷,加重了怎么办?”维尔纳看到赫克托苍白的脸色,很是心疼,赶忙脱下自己的外套,给赫克托披上。

 

“我就是觉得在酒店里太闷了,想出来走走。”赫克托躲闪了一下,但是维尔纳还是把外套强行给他披上。

 

“闷的话,就在酒店周围走走,跑这么远”维尔纳有些生气,但是看到赫克托的脸,又觉得气不起来。

 

“我就是想看看世界杯的比赛场馆,我来莫斯科,不是为了躺在酒店里休养的。”赫克托惨淡地笑了一下,然后将脸转到球场的方向。

 

“我知道,球员的职业生涯里,能有几届世界杯啊,更何况。”说到这儿,维尔纳将后半句咽了回去。

 

“我知道,我年龄也放这儿了,这是第一届,说不定也是最后一届了,你还年轻,今后还要很多机会。”赫克托笑了一下,他知道维尔纳要说什么,但是害怕他难过,就没有说出口。

 

“不会的,你踢的这么好,下一届,我还想和你一起踢世界杯。”维尔纳的声音越来越低,最后,连自己都听不清了。

 

“我也想踢下一届世界杯,但是,还是要看自己的状态,还是顺其自然吧。”赫克托其实听到了维尔纳说的话,但是,被他可以忽略了。

 

“一定可以的,不要在这里吹风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起风了,维尔纳生怕赫克托的感冒加重了。

 

“好的。”赫克托站起来,却突然觉得腿软,接着,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

“约纳斯,你别动,我扶着你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维尔纳有点伤心,赫克托都虚弱成这样了,还是这么排斥自己。

 

“我没事儿,你放开我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赫克托执意要推开维尔纳。

 

“你别这样,你根本没办法自己走,你看,你在发烧。”维尔纳触碰到赫克托的额头,发现他的额头滚烫。

 

“我不能,不能让你这样扶着我。”因为我也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,已经打算推开你了,不能让自己的心这么沉沦下去。

 

“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摔倒,这样吧,你坐这儿,我打电话给教练,让教练派车过来。”

 

“别,我是偷偷出来的。”赫克托怕教练知道,自己生病,还偷偷跑出来。

 

“好,那你等我,我去叫出租车。”维尔纳知道,如果教练知道赫克托偷偷出来,回去是要受罚的。

 

“你靠着我吧,别这么强撑着。”

 

维尔纳看到赫克托很难受,他身高的原因,靠在座位上,也是很憋屈。

 

“没关系,这样就好。”赫克托并没有理会他。

 

“你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呢?”维尔纳强硬地将他的头放在自己肩膀上。

 

“你别这样。”赫克托身上没有力气,没有办法解脱开桎梏,只能这样靠着维尔纳。

 

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我和你说过了,只是想让你舒服一点,你别动了,好好回去不好么?”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十一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十一章

 

“约纳斯明天是不是不能上场了?”最后一次全队训练,维尔纳还是没看到赫克托,也就是昨天他出来看了看大家训练,就回房间了。训练结束,他忍不住去问勒夫。

 

“是的,他现在的身体,还不具备上场的条件,你别受影响,明天好好比赛,对墨西哥,你们还是有经验的。”勒夫以为维尔纳是有些紧张。

 

“那他会去现场看么?”维尔纳心里顿时空落落的。

 

“他现在身体很虚弱,应该不会安排他去现场,为了保证下一场他可以上场,队医让他在酒店里休息。”勒夫皱了皱眉头,赫克托缺席,可是让他的排兵布阵多了一些困难。

 

“我知道了。”维尔纳有些失望。

 

“你早点回去休息吧,别有太多思想负担。”勒夫看到维尔纳的表情不大对劲,觉得小孩儿应该是第一次参加大赛,有些紧张。

 

没有他在场上,也没有他在场下,虽说在俱乐部里,也没有他的陪伴,但是他就盼着和科隆队的比赛,可以见他一面。如果在国家队里训练,自己便一直可以看到他,但是这次,没有他,第一次在国家队的比赛里,没有他。

 

“提莫,提莫。”布兰特在后面喊了维尔纳好几声,他都没有听到。

 

肩膀猛地被人拍了一下,维尔纳吓了一跳,回头看,确实布兰特。

 

“你干嘛?吓我一跳。”维尔纳被吓了一跳,嗔怒地打了他一拳。

 

“喊你好几声,你都不理我,刚才看到你训练的时候,就失魂落魄的,怎么了?丢魂儿了?”布兰特揉了揉被维尔纳打疼的地方。

 

“你喊我了?”维尔纳却发现,自己已经走神很久了。

 

“是啊,你怎么了?被约纳斯欺负了么?看你那失神的样子,前面有个洞啊,你都能掉进去。”

 

“明天的比赛,约纳斯不能参加了,他病得太严重了。”维尔纳叹了口气。

 

“你是担心我们会输么?你忘了,去年我们在联合会杯上战胜他们了么?别担心,没有约纳斯在,有我在。”布兰特觉得维尔纳是因为少了赫克托而紧张。

 

“不是这样的,我是想,他在身边。”维尔纳觉得自己的脸,烫的都可以烧开水了。

 

“原来是这样啊,但是没办法啊,他生病,谁都不想啊。”布兰特摊了摊手。

 

“你别说了,我现在正烦着呢,先回房间了。”维尔纳不想和布兰特再说什么。

 

“不去喝两杯么?”布兰特拉住他。

 

“不去了,明天就比赛了,喝什么两杯啊?你还不如早点休息呢。”维尔纳白了他一眼,不搞清楚什么时候了,还只记得喝酒。

 

“好,那就不喝,那你回房间休息吧,不打扰你了。”布兰特知道,他是因为赫克托而不开心,本来想然他散散心,没想到他更想一个人静静。

 

维尔纳没有回房间,而是出门,打车去了明天即将要比赛的球场。

 

俄罗斯,有着他们共同的回忆,也就是在这儿,他发现了自己的心思,但是却被他拒绝了,明天的比赛,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,但是,没有他在,无论什么结果,他都不想去想了。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十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十章

 

“我只是路过,我没有想要,真的不是故意的,只是不小心。”维尔纳生怕赫克托看到自己产生了厌恶的情绪,又看到他脸色苍白,生怕惹他生气,但却解释的语无伦次。

 

“既然来了,就进来吧。”赫克托笑笑,然后转身走回房间。

 

“真的可以么?我真的可以进去么?”维尔纳在房门口犹豫了好半天。

 

“我现在实在是没有经历招呼你,你自己进来吧。”

 

维尔纳让自己平静一下,这突如其来的喜悦,让他觉得有点受宠若惊。

 

“还在发烧么?是昨天着凉了么?”维尔纳走进房间,就看到赫克托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。

 

“可能是吧,我现在不想多说话,你先坐吧。”赫克托很明显病得很严重,他不想整开眼睛,连说话都很虚弱。

 

“教练来过了么?他们知道情况么?”维尔纳有些担心,赫克托这样,明天还怎么上场比赛啊。

 

“来过了,今天一大早,就过来看过我了,医生说我没有什么事儿,你也别担心了,明天的比赛我就上不了了,提莫,你好好踢,争取多进几个球。”赫克托挣扎着要坐起来。

 

“你别动啦,医生不是说让你好好休息么,我本来不应该来打扰的。”维尔纳看到赫克托要坐起来,跑过去,安顿他躺好,然后坐在床边。

 

亲耳听到赫克托明天不能上场,心里顿时有些慌张,自从自己进入国家队以来,场场都是和赫克托并肩作战,有他在后场,自己是十分安心的,但是,第一次踢世界杯这么大的比赛,身后就没有了他,顿时觉得失去了主心骨一般。

 

“恩,我得快点好起来,第一次来世界杯,不能就在酒店里躺着啊。”赫克托虽然性格比较恬淡,但是,对于世界杯,他还是充满了向往,一来莫斯科,就因为水土不服而病倒了,虽说有替补队员,但对于德国队来说,这也不是个好消息。

 

“对啊,我也一直在期待着咱们共同的世界杯。”维尔纳声音越来越小,去年的联合会杯,自己开始钟情于赫克托,当时就想着要努力,要和他再一次来到莫斯科,一起参加世界杯。

 

“什么?”赫克托没有听清楚维尔纳在说什么。

 

“我去给你倒杯水吧,就然我在这儿待一会儿好么?我不会打扰你休息的,一会儿,我就坐在那儿。”维尔纳指了指房间里的角落,那儿放着一个小矮凳。

 

“坐那儿不舒服,你就坐沙发上吧。”赫克托觉得头晕的厉害,现在就想着睡一会儿。

 

“好的。”维尔纳突然开心的像个孩子,他拿起水杯,跑到外面的吧台去倒水。

 

“喝点水吧。”维尔纳一蹦一跳地回来,却发现赫克托已经睡着了。

 

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慢慢坐在床边。

 

赫克托的呼吸绵软而悠长,如果不是脸色苍白,这样的睡颜,他是想了很久,他想每天早上醒来以后,都可以看到这张脸。

 

维尔纳呆呆地看了许久,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,他知道,自己也就只有今天这个机会,可以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。

 

他忍不住伸手,去抚摸赫克托的脸颊,虽然比自己要年长几岁,但是他的皮肤却是很细滑的,摸上去手感特别好。

 

这时候,赫克托突然动了一下,吓的维尔纳赶忙收回手来,但是赫克托却没有醒过来,大概是吃了感冒药,会非常困。

 

维尔纳不敢再有动作了,就这样看着,也是很好的。

 

他突然想伸手抱抱赫克托,但是,却怕把他弄醒。

 

不要太贪心,今天能这么和他近距离接触,已经满足了。

 

维尔纳反复地告诫自己,当初赫克托拒绝自己的话语,还在耳边,他不喜欢这样的,自己还是不能,不能逾越过那条线。

 

但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,就在眼前,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控制多久。

 

就这样保持一个姿势,直到腿和胳膊都麻了,他想站起身来,却一个趔趄摔倒在地。

 

“你怎么了?”赫克托慵懒地声音,直接刺激着维尔纳的耳蜗,直刺到他心底。

 

“我没事儿。”维尔纳顿时脸红到了脖子根。

 

“没事儿吧?摔到哪里了?”赫克托看维尔纳倒在地上,赶忙起身询问。

 

“我,我没事儿,不好意思,吵醒你了,我还有事儿,我先走了。”维尔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房间里跑出来的。

 

“后面有狗在追你么?”布兰特看到维尔纳慌里慌张地在楼道里奔跑。

 

“没有,没有,现在是不是该吃饭了?走,我们去吃饭吧。”维尔纳一看是布兰特,连忙拉着他要走。

 

“你傻啦?刚吃过饭。”布兰特突然坏笑着看着维尔纳,仿佛看出了什么。

 

“那我们去训练吧,你干嘛这么看着我?我和约纳斯什么都没有做。”维尔纳觉得布兰特的笑容里有问题。

 

“你这真是,此地无银三百两。”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九章 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九章

维尔纳有种不祥的预感,从早上吃早饭,就没有看到赫克托。

“教练,约纳斯还没有出来,他今天不用训练么?”这几日,只要看到他的身影,就很安心,今日,搜寻了半天,却没有结果,趁着休息时间,他忍不住跑去问勒夫。

“哦,他感冒了,昨天发烧了,明天就是第一场比赛了,不知道他的身体允不允许上场”勒夫叹了口气,没想到,后防线却在这个时候掉链子,不过,看去年联合会杯和墨西哥的表现,普拉滕哈特应该也可以。

“发烧了?他,严重么?”维尔纳一听赫克托生病了,顿时慌张起来。

“你也是担心明天的比赛对吧?没事儿,你好好踢,去年你们也是和墨西哥对过阵,就拿出去年的那种感觉来,没关系。”勒夫看到维尔纳脸色都变了,以为他是在担心明天的比赛。

“是,教练,我肯定会好好踢的。”维纳尔此刻心乱如麻,他想现在就去看看赫克托,但一方面训练没有结束,另一方面,他不知道赫克托是不是想见他。

“恩,去训练吧,不要有心理负担。”勒夫拍了拍维尔纳的肩膀。

剩下的训练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,想去看看赫克托的心思越来越重。

“你怎么了?一直魂不守舍的。”维尔纳突然被一只手臂搭在肩上,他吓了一跳。

“没什么。”维尔纳一看,是布兰特,松了口气。

“怎么了?以为是约纳斯么?你现在是不是心心念念的都是他啊?今天好像没有看到他。”布兰特想了想,好像今天确实是没有看到赫克托。

“是的,他没有出来训练,他生病了。”维尔纳听到赫克托的名字,显得有些沮丧。

“那就去看他啊,正好借这个机会。”布兰特坏笑着戳戳他的肋骨,但平时会咯咯笑的他,今日却丝毫没有反应。

“我怕,他是不愿意见我的。”维尔纳显得更沮丧了。

“怎么可能呢?你又没有去,怎么会知道他不想见你呢?生病期间,人是最脆弱的,你不把握这个时机,让别人趁虚而入了怎么办?”布兰特帮维尔纳整了整衣服。

“别人?谁?”维尔纳突然紧张了起来,难道还有别人在觊觎赫克托?

“他那么优秀,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呢,难道你要把他拱手相让?”布兰特只是随口一说,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,究竟有谁喜欢赫克托。

“我想象不出来,他和哪个女孩子在一起,我会是什么样的感受。”维尔纳在感情面前,十分的自卑。

“那你就去看看他啊,一会儿,很多人肯定都要去看他,你就没有单独和他相处的机会了。”布兰特觉得自己这个儿时好友真的是太木讷了,连这点胆量都没有。

“他已经拒绝的很彻底了,我这么做,会不会让他讨厌我?”这是维尔纳一直都有的顾虑。

“你都没有尝试,怎么知道呢?”布兰特知道,赫克托心里,维尔纳绝对有着不一般的地位,但是就是别扭的不肯说。

“因为他拒绝我了,他对我,一点儿好感都没有。”这时候,维尔纳突然发现,自己和布兰特就站在赫克托的房间门口。

“你看,你的心意,就是这样,骗得了别人,骗不了自己。”布兰特说完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尤利安,等等我。”维尔纳发现布兰特要走,赶忙追上去。

“我走,你留在这里,敲门,知道么?这个不用我教你吧?”布兰特把维尔纳推到赫克托门口。

“这样,真的好么?”维尔纳看着越走越远的布兰特,但想敲门的冲动,战胜了理智。

他把手扬起来,想要敲门,但是,想到那日赫克托的拒绝,又缩回了手,赫克托会不会再为难?因为自己的任性,他不想再看到赫克托那样的表情了。

算了,还是先回去吧,维尔纳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是谁啊?”这时候,门被打开了,一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,出现在维尔纳面前。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八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八章

“提莫,你能专心一些么?今天这都第几次了?”克洛泽在单独训练维尔纳,但是,明显,这孩子这几天都是有些心不在焉的。

“对不起,我这两天状态不是很好,我还是想和队友们一起训练。”维纳尔爬起来,揉揉被球砸到的头,他看看大家训练的地方,那个身影,就是自己这几天心神不宁的缘由,但是他都没有朝这个方向看过自己。

“是不是心理压力太大了,我去和勒夫说说,让你还是和队友们在一起训练比较好。”米洛有些搞不清楚,为什么勒夫会让维尔纳单独出来训练。

“可能教练有他的意图吧,还是别了吧。”维尔纳想和大家待在一块儿,但是,这两天在空闲时间,赫克托都没有怎么和自己说话,如果一起训练,是不是会有必须要交流的时候,那样真的很尴尬。

“但是,你的状态这么差,肯定是有心理包袱,必须让你卸掉心理包袱,不行就去找心理医生?”克洛泽想了想,从前也有队员有过压力大的情况,一般都是会去看看心理医生。

“不用了,我没事儿的,我自己会调整的。”维尔纳红了脸,总不能和医生说,自己喜欢上队友了,但是,又被拒绝了。

“那你如果有需要的话,一定要和我说。”克洛泽拍拍小孩儿肩膀,还是太稚嫩了,在这种大赛前,还是承受了不少的心理压力。

“尤利安,一会儿帮我把这个给了提莫吧,我看到他刚才撞伤了。”训练结束,赫克托悄悄地把布兰特拽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。

“你为什么不自己给他呢?我都没用注意到他受伤了。”布兰特微微笑了一下,看来,赫克托还是很关心维尔纳的。

“我给他,他会多想的,别告诉他是我给他的。”赫克托叹了口气,他就看着传过来的球,就那么直直地砸在他头上,他心里惊了一下,自己的话,对维尔纳真的伤害那么大么?

“你明明就很关心他,你看,我们都没有看到他受伤,但是你却看到了,为什么不承认呢?让他也好受点。”布兰特很不理解了,这几天,维尔纳食不下咽,已经瘦了一圈儿了,自己可是替他吃了不少好吃的,这几天肚子又圆了,都怪赫克托,他摸摸自己的肚子。

“我没有关心他,只是看到了,他就像我的弟弟一样,关心弟弟,难道错了么?你不是也有弟弟么?难道你看到弟弟们受伤,不会给他们买药么?”赫克托像是被说中了心思一样,开始语无伦次了。

“会啊,我会大大方方地过去给他们,甚至会给他们擦药。”布兰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,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赫克托这么窘迫。

“总之,你把这个给他,你愿意给他擦药也好,不愿意也罢,反正,别说是我买的。”赫克托把药膏塞到布兰特手里,逃似的离开了。

“刚才那是谁?”维尔纳训练完就去洗澡了,正擦着头发走过来。

“我看你的头?”布兰特撩起他的刘海,看到了一块儿淤青。

“你干嘛?”维尔纳突然被布兰特这么暧昧的动作吓了一跳。

“果然受伤了,给你,药膏,让我碰一下,这么害怕么?咱俩小时候可是住一个房间的,你身上我哪儿没看过?”布兰特心想,果然重色轻友,有了喜欢的人,就不要朋友了。

“干嘛突然说这个,我是被你吓了一跳好吧?这个药膏?”维尔纳这才注意到手里的药膏。

“你拿着去用吧,反正不是赫克托给你买的。”布兰特觉得这两个人,明明都很关心对方,但是,就是别扭的很。

“这和约纳斯有什么关系?”维尔纳觉得自己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,难道赫克托一直在关心着自己?

“你自己去理解,你们两个的事儿啊,我不参合了,但是,你得把状态调整好,这可是世界杯,别影响了比赛。走吧,回房间去,我要和你玩儿游戏。”布兰特不由分说,揽着维尔纳的肩膀,把他强行拖到自己房间。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七章 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七章

“尤纳斯,明天就要回国家队训练了,你难道真的打算,就这么不理我么?”自从那天之后,维尔纳发给赫克托的信息,就再也没有回复了,他有点伤心,但想着,过几天就见面了,他总不可能就这么对自己视若无睹吧。

“这届世界杯,你好好表现,我会好好配合你的。”

维尔纳本来都已经失望了,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,没想到,这次真的等到了赫克托的短信。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这次,我还要和你并肩作战。”维尔纳激动地差点把手机给摔了,日思夜想的人,终于回了自己的信息。

“好的,这段时间因为俱乐部的事儿也很忙,也没有心情,真的抱歉了。”赫克托又回复了信息。

“没关系的,真的,我就是怕那天的事儿给你造成困扰,怕你不理我了。”维尔纳真的很担心,自己和赫克托的关系,真的就此破裂。

“不会的,你是我喜欢的后辈,我还是把你当做弟弟看待。”

弟弟,这里两个字再次让维尔纳的心跌入了谷底,不过,弟弟就弟弟吧,骑马还能说话能陪伴在身边,如果他真的不理自己了,那岂不是什么关系都没有了?弟弟,说不定也是个好结局。

“我知道,所以,我不想给你造成困扰,那天的事儿,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吧。”维尔纳说是这么说,但是,他们怎么可能完全忘记那件事儿呢?维尔纳也是有些懊恼,干嘛好好地过去表白啊。

“你别放在心上了,我不会介意的。”赫克托还是那么的温柔,维尔纳觉得,自己真的是做错事儿了,明天见了面,一定要好好地给他道个歉。

维尔纳可是一大早就来到了训练基地。

“提莫,真的很勤奋啊,这么早就来了。”场地上只有零零星星地几个工作人员,远处有个人和他打招呼,维尔纳定睛一看,才发现,是克洛泽。

“教练。”维尔纳赶忙迎上去,克洛泽可是自己从小的偶像,现在他的偶像变成了教练,自己在去年的联合会杯上,还穿了他曾经的11号,当时他为这事儿还高兴了好久。

“你是第二个来的球员啊,现在的年轻孩子啊,生活都不规律,都起不来。”克洛泽明显刚跑完步,在拿毛巾擦汗。

“教练真的是很早呢,我是第二个?第一个是谁?”维尔纳这才听出来,克洛泽刚才说他是第二个,他看了看四周,并没有看到球员,只看到了教练组的人。

“是约纳斯啊,他很早就来了,现在已经去器械室热身了。”克洛泽指了指里面。

“啊,他这么早就来了,那我先去换衣服,然后开始热身。”维尔纳突然脸红了,他是想着早来点,能和赫克托独处一下,但是没想到,这个机会来的这么快,这么突然。

“好的,你快去吧。”

提莫轻轻推开器械室的门,生怕打扰到正在跑步机上的赫克托。

“你来啦?这么早?”没想到,关门声还是惊动了赫克托,他减慢了跑步机的速度,拿起旁边的水瓶儿,给自己补充水分。

“是的,想着,早点来,多锻炼一会儿。”自那次表白后,他就再没有见过赫克托,现在他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
“这是个好习惯,要是大家都像你一样就好了。”跑步机的传送带缓缓停下,赫克托从跑步机上走下来。

“我也是,今天早上睡不着,因为第一次参加世界杯,心里很紧张。”维尔纳第一次觉得,说话是如此费劲儿的事儿。

“我有安神的熏香,一会儿给你,这几天,我们可能都要住在这儿了,然后下个月初,一起出发去莫斯科。”这几日,赫克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复小孩儿发来的信息,生怕再伤害到他,后来就被很多事儿耽搁了,直到昨天,他才不得不面对。

“约纳斯,如果我给你带来困扰,那真的很抱歉,但是,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,我很想你。”维尔纳很想抱抱眼前的人,但是他得控制住,因为他不能让赫克托以后都没有办法和自己说话了。

“别这么说,你还小,遇到的人还很少,以后你会遇到更喜欢的人,而不是我,明白么?”赫克托知道,这条路有多难走,会被世人所唾弃,会被大家用异样的眼神看待,不能公之于众,甚至职业生涯都会毁于一旦。

“不,我不会喜欢上别人了,我就喜欢你。对不起,我忘记了。”维尔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。

“别这样,现在也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,现在先专心备战好么?”

“约纳斯,提莫,出来了,大家都来了。”这时候,克洛泽推开门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赫克托将手中的毛巾递给维尔纳,让他擦擦眼泪。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六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六章

“尤利安,提莫他,还好吧?”赫克托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他始终还是不放心,拨通了布兰特的电话。

“哥,你是在搞什么啊?你明明就很喜欢他吧?为什么要来折腾我呢?已经把他送回莱比锡了,我正在往勒沃库森赶。”那边的布兰特打了个哈欠。

“真的是不好意思,辛苦你了,改天哥请你吃大餐可以吧?”赫克托听到维尔纳已经安全回到莱比锡了,就安下心来。

“哥,你就不会担心我么?我现在要困死了,明天还有比赛,回去晚了,教练非扒了我的皮。”布兰特的声音听起来很疲倦。

“怎么可能不担心呢?你和维尔纳都是我的好弟弟,就算没有我,你也得帮他不是么?你们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么?”赫克托有点不好意思了,他觉得自己的心意都快要藏不住了。

“我觉得你就是厚此薄彼,我都要生气了。”布兰特佯装生气。

“尤利安,你别生气,等你回来,哥好好补偿你可以不?”赫克托突然很紧张。

“哥,我先不和你说了,我还不想英年早逝呢,我要专心开车。”说完,布兰特就把电话挂了。

已经是夜深了,莱比锡毕竟在东面,布兰特索性把音乐打开,挑了一首很劲爆的,来提神儿。

这时候,电话又响了。

“你还没睡啊?怎么了?漫漫长夜,睡不着么?需要我返回去和你聊天么?”布兰特心中暗暗叫苦,这两个人,轮番给自己打电话。

“尤利安,你回去以后,要多去科隆看看约纳斯,看看他身边是不是有女孩儿,我总觉得,他有喜欢的人了。”维尔纳想了好久,总觉得,自己被拒绝的很冤枉。

“你怎么不关心关心还在高速上的我?却一直在关心别人。”布兰特觉得自己真的是找了两个损友啊,就会这么折磨自己。

“怎么可能不关心呢,这不是还没来得及说么?”维尔纳顿时红了脸,他确实忘记询问一下,布兰特是不是回到勒沃库森了。

“好啦好啦,逗你的,一个两个都这么不禁逗。”

“等等,什么一个两个?还有谁?”

布兰特这才意识到,自己说错话了。

“额,我是说,你怎么这么不禁逗,我没有说什么一个两个。”布兰特顿时有点紧张,如果让赫克托知道自己出卖他,一定会生自己气的。

“所以,尤利安,拜托了,约纳斯就拜托给你照顾了。”维尔纳在电话那边情意拳拳。

“虽说我们离科隆比较近,但是,我还得训练啊,我如果总往科隆跑,我们教练也是会和我发火的。”布兰特彻底无语了,两个见色忘友的人。

“又不是让你天天去,我怕他被别人抢走,你不知道今天,咖啡馆里的那个服务生,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。”维尔纳想到今天那个服务生的眼神,就觉得来气。

“我不知道,我又不在咖啡馆里,我一直在门外等你来着,我看你啊,看谁都像情敌。”

“我没有,今天你应该多安慰安慰我,被拒绝的人,是我好吧?”维尔纳就是因为这件事,一直睡不着。

“那你就慢慢伤感吧,我快到了,要回去睡觉啦!”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五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五章

“哥们儿,你没事儿吧?”维纳尔没想到,布兰特竟然在门口等他,就站在他的车旁边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啊?”他不是应该在勒沃库森么?

“本来我啊,应该安心地坐在家里,吃着冰激凌玩儿着游戏,可是,想到还有个失魂落魄的人,就有点放心不下。”布兰特懒懒地伸了个懒腰。

“我哪有失魂落魄,你哪只眼睛看到了?”维纳尔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在发小面前,他还是不想丢面子。

“因为我了解你,也大概了解约纳斯,以他的性格,怎么可能同意呢?走吧,我载你回莱比锡,今天就给你当免费司机。”

“谁要你开车,我自己可以。”维纳尔拉开布兰特,就要坐进驾驶室。

“你看你这幅样子,我可不想以后德国队损失一名前锋啊,你还是乖乖地听话。”布兰特推开维纳尔,挤进了驾驶室,他是不会告诉维纳尔,刚才赫克托给自己发短信,让他过来接一下维尔纳,还把打车的费用打给了他,但是他没有收,因为维纳尔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。

“那你怎么回来啊?明天没有比赛么?”维纳尔坐进副驾驶,然后系上安全带。

“那我就和你挤一张床啦,好久都没有和你一起睡了。”

“先生,这么担心他,就亲自送他回去啊。”薇薇看到赫克托就这么站在门口,一直等着车都开到看不见了,还在那儿站着没有动。

“我没有资格去,谢谢你的纸巾。”赫克托冲着薇薇晃了晃手中的纸巾,然后露出了苦笑。

“我能看的出,你对他很上心,可是,为什么要拒绝呢?”看着赫克托离开的背影,薇薇突然追上去,她不想赫克托伤心。

“不是什么东西,都是想要就可以得到的,他,是我不能去触碰的人。”赫克托回头笑笑。

为什么要这样互相伤害呢,薇薇不太理解,这时候,店长在叫她,她赶忙跑回去。

“你别这么苦着脸好不好?我现在好困啊。”车上,出奇地安静,维尔纳只是看着窗外不说话,布兰特打开车载音乐,但是维尔纳却伸手关掉了开关。

“你不是最喜欢这首歌么?既然心情这么不好,听听歌不是更好?”布兰特不知道情伤该怎么治愈,可能解铃还须系铃人吧。

“现在不想听,也不想听你说话。”维尔纳用手支着自己的头,在看外面,天还没有黑,外面的景色依稀可见。

“那可要憋死我了,你不知道我也是很喜欢说话的?你不想说话,就听,我来说。”布兰特是觉得空气太过凝滞,想缓和气氛。

“我是说你别说话,你听不懂么?”维尔纳突然发火了。

“生气啦?生气就好,我是怕你把气憋在心里呢,这下我就放心了。”布兰特是故意惹维尔纳生气,好让他发泄出来。

“我不会和他生气的,他那么温柔的人,就连拒绝,都让我觉得很温柔,但是,就是这种温柔,让我很难过。”如果他能和赫克托大吵一架,说不定就可以放下,但是,现在这种温柔,让他无法割舍。

“小提莫喜欢温柔的人,那我温柔给你看,好不好啊?”布兰特笑嘻嘻地凑近维尔纳。

“你离我远点,看见你就来气。”维尔纳推开布兰特,让他好好开车。

“你推我也没有用,你被拒绝了,这有啥啊,没事儿,哥罩着你哈。”布兰特朝维尔纳抛了个媚眼。

“不,就是他了,我放不下,我真的很喜欢他。”维尔纳被拒绝后,更加坚定了自己对赫克托的感情。

“哎,真的是个死脑筋啊。”布兰特叹了口气。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四章 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四章

赫克托虽然猜到了,但真的当这句话从维纳尔嘴里说出来的时候,他还是有点吃惊。

“对不起,我给你添麻烦了,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。”维纳尔看到赫克托半天不吱声,只是低着头沉思,他有点害怕了,难道自己惹他讨厌了么?那还不如不表白,起码还可以心无芥蒂地同自己相处。

“提莫,你别这样。”赫克托看着维尔纳要走,一把拉住他的手腕。

“约纳斯,你让我走吧,我现在都没有办法面对你了。”维尔纳觉得自己可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,他现在只想离开。

“你坐下,听我好好说。”赫克托站起来,然后把维纳尔按回到座位上。

“谢谢你今天的蛋糕和。”赫克托顿了一下。“和表白。”

“哥,你知道的,我要的不是谢谢。”维尔纳此刻很是忐忑,他最害怕的就是听到谢谢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。

“我知道,这个对我来说太突然了,你也不能指望我现在就能给你回应是吧,因为我一直把你当做弟弟看待,包括尤利安、里昂他们,在我眼里你们都是很好的后辈,我也很愿意和你们在一起踢球,我们一起,也有很美好的回忆啊,去年,我们一起捧起了联合会杯。”

“是啊,去年真的很美好,我们共同的,美好的回忆。”想到去年能和他一起夺冠,维纳尔心里很是开心。

“提莫,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?”赫克托知道,维纳尔虽然有着同龄人少有的沉稳,但是,他毕竟还小,心性还不定,可能只是一时冲动,维纳尔的足球生涯还很长,他不想因为这件事,毁掉他。

“是因为,你温柔,沉稳,有着与众不同的魅力,这很吸引我。”维纳尔觉得自己一辈子的最肉麻的话,今天都说完了,他觉得自己脸烧的可以煮熟一个鸡蛋。

“那这样的人很多,为什么偏偏是我呢?你不是还很喜欢马里奥么?他不是你一直的偶像么?”赫克托突然想到,维纳尔在记者面前,公开表示过自己的偶像是马里奥戈麦斯。

“那个只是敬仰,和我对你的感情不一样。”维纳尔生怕赫克托误会了,赶忙解释。

赫克托抬手看了看时间,他知道,今天晚上维纳尔必须得赶回去,明天莱比锡有主场比赛,他为自己做到这个份儿上,他很感动,但是,感动归感动,这件事,他不能答应,否则,就是对维尔纳的不负责任。

“约纳斯,你是不是生气了?我以后肯定和马里奥保持距离,你不喜欢的,我都不会去做。”维尔纳分明就看到,赫克托在皱眉头。

“早点回去吧,不然一会儿路上不安全。”赫克托站起身来。

“约纳斯,你就这样拒绝我了么?是我不够好么?或者,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么?”维尔纳觉得有点委屈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白,换来的却是这样的拒绝。

“提莫,对不起,伤了你的心了,但是,这份感情,我是不能接受的。”赫克托觉得,如果拒绝,就要彻底一点,他恨自己也罢,伤心也罢,一次就够了。

“约纳斯,你说的是真的么?我伤心难过,你都不会在意么?”维尔纳猛然抬头看着赫克托,赫克托看到了眼泪,但是小孩儿在强忍着。

“在意,但是只是当做弟弟的在意,其他的感情,我不能有。”赫克托顿时觉得心如刀绞,为什么,拒绝别人还会这么难过。

“只是弟弟么?我不要做什么弟弟。”维纳尔一下子将桌子上的蛋糕推了下去,然后快步走出了咖啡馆。

“我知道我给你带来了伤害,我没办法弥补,但是我不能。”赫克托蹲下身子,捡起一块蛋糕,放进嘴里,为什么又苦又涩。

“先生,你没事儿吧。”一旁的服务生将纸巾递给了赫克托。

“你是亚洲人?”赫克托这才注意到,刚才一直在忙前忙后的服务生小姑娘,是个黑头发黑眼睛的亚洲人。

“是的,我从中国来的,你别太伤心了,刚才那个小哥哥,一定是不理解你的心,他明白了,就不会怨你了。”小姑娘看赫克托并没有去接纸巾,就直接拿纸巾去给他擦眼泪。

“谢谢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薇薇,我是你的球迷。”

欲问相思甚了期 第三章(赫克托 维尔纳)

第三章

“哥,我。”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,在听到那温柔声音的时候,顿时化为了乌有,维尔纳不知道自己的勇气都到哪里去了,刚才练习了好多遍,现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“提莫,怎么了?有事儿么?”听到对面再没有声音,赫克托以为是电话信号出现了问题。

“哥,明天晚上有没有事儿,不用你来,我去科隆。”维尔纳觉得自己都有点语无伦次了。

“明天应该是没什么事儿,提莫,你有什么事儿么?”赫克托依旧是很温和的声音,让维尔纳听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。

“哥,没什么,就是提前给你庆祝生日,你生日那天,我要踢比赛,没有时间。”维尔纳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,明天过后,会发生什么,他不敢想象。

“哎,我基本上不过生日的,也基本没有和朋友一起出去庆过生,就不用麻烦你从莱比锡跑过来了。”

维尔纳没想到赫克托拒绝的这么快。

“不麻烦的,我今天不在莱比锡,我在勒沃库森,离你那里很近的。”维尔纳不知道这个理由赫克托还会不会再拒绝了,他其实现在还在莱比锡,准备明天一大早就赶去科隆。

“那你来的时候路上小心。”赫克托还是小心叮嘱。

“我知道了,明天晚上,就在你家门外那间咖啡馆,我就在那儿等你。”维纳尔说完这句话之后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

“好,我到时候去找你。”

挂掉电话,维尔纳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,他突然有点后悔了,这么冒冒失失地想着要去表白,是不是合适?如果他不喜欢自己呢?是不是会为难他?他是个那么温柔的人,不忍心伤害自己怎么办?这么做,到底对不对?万一,他也喜欢自己呢?维尔纳有点犹豫了,但是,如果不去表白,自己会不会后悔。

算了,这次豁出去了,哪怕是被拒绝,他也想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,否则,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。

维尔纳觉得自己在开车的时候,都好几次走神,差点撞到路边的行人。

突然,他的手机响了,他还惊喜地认为是赫克托打来的,没想到,却是那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布兰特。

“你到科隆了么?要不要我去陪你啊?”

“不需要,这种事儿,我一个人还是能办得好的。”维尔纳虽说知道布兰特是开玩笑,但突然想找个人陪。

“我知道,你是谁啊,无所不能的提莫,不过,如果你需要人安慰的话,到时候开车向北走,半个小时就到了,我在路边等你。”布兰特说着,就开始大笑。

“你是在咒我么?难道一定认为我会失败么?”维纳尔其实也有种不好的预感,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,他一点儿底气都没有。

“和你开玩笑,还是要祝你成功,你要拿出你进球时候的那种气势来,不要怂好不?只是表个白而已,真应该给你好好上上课。”布兰特是恨铁不成钢,维尔纳他太了解,在什么事儿上,都是有种不服输的韧劲儿,唯独在面对感情的时候,就会胆怯。

“我什么时候怂了?”维纳尔有些不服气,但是他又说不出什么来反驳布兰特。

“好了,不打扰你了,好好准备一下,准备告白吧。”布兰特那边挂了电话,维尔纳本来以为和好朋友通过电话之后,会安心一些,但是现在却更是心乱如麻。

维尔纳看着时间还早,他开着车,在科隆市里绕了好几圈,他还是选择先去咖啡馆里。

先去取了蛋糕,他直接开车到了约定地点。

坐在那儿,就能看到赫克托的家,维纳尔其实已经来过很多次了,只要球队没有训练,他就会开车来科隆,他不敢在赫克托家门口多停留,生怕他出门以后,正好碰到,他只敢在周围一圈一圈地开,他就是想离赫克托近一点。

窗户开着,但是电视没有开,赫克托不是很喜欢看电视,屋子里可能有点黑,灯开着,他就坐在那里,手里捧着一本书。

在国家队训练之余,大家都喜欢去酒吧喝酒啊,或者去街上逛逛,但他每次都喜欢独处,一个人看看书,从此,维尔纳也不喜欢和队友们去玩闹,他就喜欢这样安静地看着安静的他。

突然,赫克托关掉台灯,站起身来。

维纳尔突然觉得慌了,难道他要出来了?看看时间,好像还不到约定的时间,难道是他发现了自己?

再看的时候,赫克托已经不见了,维尔纳赶忙掏出手机,从屏幕上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他把桌子上的蛋糕,摆来摆去,总是找不到合适的位置。

“蛋糕一会儿就散架了。”赫克托觉得有些好笑,他刚进来,就看到维尔纳在跟蛋糕较劲儿。

“啊,我只是,只是觉得不知道该摆在哪里。”维纳尔一下站起来,打翻了旁边的水杯,水泼到他衣服上,他又手忙脚乱地去擦身上和桌子上的水。

“没事儿吧?”赫克托走过去,掏出自己随身带着的手绢儿,然后仔细地擦拭维尔纳身上的水。

“我自己来吧。”他顿时红了脸,赶忙去拿赫克托手中的手绢。

“你看不到水渍在哪里,我来吧。”

“两位客人,我来收拾一下桌子吧。”一旁的服务生跑过来,飞快地将桌子上收拾好。

“实在是抱歉。”维纳尔懊恼死了,为什么有一个这么糗的开场。

“没关系的,只是你怎么了?这么慌张?”赫克托有点奇怪,这个小孩儿身上一直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沉稳,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失态。

“我,我只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。”维尔纳说的是实话,但这绝不是打翻水杯的理由。

“你就是有点憔悴啊,年轻人,还是应该早睡早起,不过,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也会因为游戏啊什么的去熬个夜。”赫克托回想起自己二十出头的年岁,想想现在自己在教育年轻一代,有点好笑。

“对了,约纳斯,祝你生日快乐!”他打开蛋糕盒子的手,有些颤抖。

“我来吧,我不想回去以后洗衣服,对了,是不是每个队友,你都会驱车几百公里,去给他们庆生呢?”赫克托知道,眼前的小孩儿,绝对有心事,但是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,赫克托看着有点心疼。

“约纳斯,其实,我有话想和你说。”烛光照着赫克托的脸,让维尔纳有点恍惚。

“我知道你有话想说,你说吧,看你憋得难受的样子。”赫克托突然有一种冲动,想要去摸摸小孩儿的脸。

“约纳斯,我,喜欢你,你额可以接受我么?”维尔纳终于鼓起勇气,将埋藏已久的话,说了出来。